听牌技巧|成都麻将听牌技巧
新書網 > 校園都市 > 我有一座恐怖屋 > 第158章 兩碗水
    聽到陳歌的問題,鐵籠里的三個人表現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臉上沾滿油漬的老人一言不發T著手指,好像在回味剛才吃的東西。

    nv人眼睛瞪大,在鐵籠里拼命掙扎,仿佛一條被扔上了岸的大魚。

    那個中年男人的表現則最為反常,三人里只有他一直盯著陳歌,目不轉睛。

    “這三個人為什么會被囚禁在精神病院里?”陳歌先是走到老人的鐵籠旁邊,鋼筋焊接成的鐵籠里,放著兩個塑料碗。

    老人發覺有人過來,也不害怕,他坐在籠子中央,旁若無人的吸允著手指上殘留的油漬。

    “從第一病棟轉移過來的就是他。”陳歌看了半天也沒從老人身上發現什么不對勁的地方:“頭發參差不齊,被人用刀具剃過,這頭發應該是新長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看見老人的頭發,陳歌想到了護士站柜板背面的頭發,其中有一部分黑白參半,應該就屬于眼前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頭發被剃過一次,還能長出這么多,看來老人已經被囚禁在這里很長時間了。”當時陳歌通過比較頭發長短,認為有四個不同的人被剃過頭發,可是眼前只有三個人。

    “還有一個沒有找到。”

    陳歌目光掃過nv人,最后停在了中年男人身上,他頭發很長,亂糟糟的蓋在頭頂:“這個人的頭發似乎沒有被剃過?”

    陳歌更加小心了,剃頭似乎是兇手的惡趣味,他在玩弄自己的獵物,可兇手為什么會單獨放過中年男人?

    中年男人認識兇手?抑或他就是兇手?

    陳歌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,在第一病棟和第二病棟的連接處,陳歌看到過一張陌生的面孔,那是一張不對稱的,有些畸形的臉。

    能在病棟里自由行走,并且還監視跟蹤自己,畸形臉應該才是幕后兇手,但是現在又多出了一個中年男人。如此來看的話,囚禁受害者的兇手恐怕不止一個。

    陳歌握緊了工具錘,他腦海里甚至想到了一種更糟糕的情況。

    假如這病棟里,除了自己,全部都是兇手。

    當然,這種情況概率不大。

    他思慮P刻,最終停在那個nv人面前。

    兩個男人都沒有回答他問題的意思,他只好試著取掉nv人嘴里的枕頭套,看看能不能從她的身上獲知什么信息。

    “別緊張,我是來救你們的。”陳歌晃了晃鐵籠上的鎖,沒有鑰匙,光用錘砸的話,天知道要砸到什么時候才能把三人放出來。

    nv人好像對活人有種天生的恐懼,陳歌一靠近她就開始犯病,嘴里嗚嗚咽咽,搖頭擺手,情緒激動。

    “冷靜點,我不會對你怎么樣的。”陳歌繞到nv人身前,剛準備將她嘴上的枕頭套取下來,身后一直沉默的中年男人忽然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勸你最好不要讓她說話,她很吵。”

    扭頭,陳歌看到了一雙Y沉、充滿戒備的眼睛,這個中年男人不知道是對所有人如此,還是僅僅對陳歌如此,他表現出一種發自內心的厭惡,就好像陳歌正在做的事情,讓他極為惡心一樣。

&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听牌技巧 殷保华最赚钱的一根线 百家乐真人游戏 7星彩 淘宝快3彩票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等结果 7m体球网足球比分直播 安徽时时彩开奖号码 辽宁十一选五如何选号 伟博娱乐城澳门赌场 深圳风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