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牌技巧|成都麻将听牌技巧
新書網 > 校園都市 > 我有一座恐怖屋 > 第560章 自殺干預接線員
    .

    氣氛凝重,陳歌停下了腳步,他和黑影分立在鐵軌兩側。

    面對普通的殘念和厲鬼,陳歌已經可以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,但是紅衣對他來說還是很有壓力的。

    剛才為了救人,他全力奔跑,將裝有機器貓服裝的袋子和自己的背包全部扔在了路邊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那些員工并沒有和他一起。

    手掌虛握,陳歌有些不適應,他總想抓住些什么東西來讓自己保持冷靜。

    黑夜如同幕布遮住了月色和星光,那黑影身上的變化還沒結束。

    原本虛弱佝僂的身體慢慢挺直,眼角的皺紋被撫平,血液從額頭滲出,在臉上繪成了一個詭異的符號,像是胎記,又像是血紅色的紋身。

    陳歌和男人分立在鐵軌兩邊,他看著那個男人,沒有靠近。

    “胎記?”

    陳歌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厲鬼,血液在臉上繪成了符號,仔細看的話會發現,那片好像胎記一樣的東西是無數張人臉重疊在一起形成的。

    它們占據了男人的半張臉,也就是說男人只有一半的臉是自己本來的樣子,另外半張臉就像是一直在發生變化一樣。

    “這個氣勢要遠遠超過許音了,不愧是稀有度僅次于張雅的紅衣。”

    咽了下口水,陳歌扭頭朝自己身后看了一眼,背包被他扔在很遠的地方,現在往后跑根本根本來不及。

    站在原地,陳歌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,他就像是沒有看出男人的真實身份一樣,用很自然的語氣開口:“今晚一直和我通話的人是你?”

    男人長得很文靜,甚至可以用漂亮來形容,他眼睛不大,但是雙目之中好像隱藏有一個世界,讓人在和他對視的時候,會不自覺得深陷進去。

    瞳孔縮小,陳歌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紅衣厲鬼,對方給他的感覺很奇怪,沒有普通紅衣身上的血腥和殘暴,更多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,就像是寒夜的月光一樣。

    “我是來幫你的。”陳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他判斷不出這個紅衣的實力,所以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雙方對視了許久,那個奇怪的男人看著陳歌第一次開口:“這些人的生死和你無關,你為什么要拼了自己的命去救他們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還在糾結這個問題?我不是圣人,不會天天沒事跑出去到處見義勇為,但既然讓我撞上,那我就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去幫他們。”陳歌說的很誠懇:“哪怕我知道他們以后還會繼續去尋死,但至少我曾經幫他們爭取到了一次重新思考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陳歌的哪一句話觸動了對方,男人臉上的血跡不再流動,表情柔和了許多。

    他望著延伸進黑暗里的鐵軌,輕輕嘆了口氣:“如果我當初有你一半聰明,他就不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?不會死?”陳歌心里充滿了疑惑:“你什么意思?我是撥通了某個電話后才接觸到了這些死者,那個電話你也曾經撥通過?還是說那個電話就是你留下來的?”

    他從黑色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听牌技巧 博雅德州扑克 黑龙江p62出什么号 3d之家兰姐五码复式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手机版 四川青鹏棋牌游戏下载 今日竞彩比分投注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 足球任选9场推荐 北京时时彩 黑龙江p62出什么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