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牌技巧|成都麻将听牌技巧
新書網 > 校園都市 > 我有一座恐怖屋 > 第725章 稀缺型員工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八二  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不管是生前,還是死后,秋美都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么評價自己。

    她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進了監獄,一直是NN在照顧她。

    缺失的父ai和母ai,導致她X格從小和其他孩子都不一樣,大大咧咧,還帶著一絲痞氣。

    隨著年齡增長,秋美逐漸成熟,在她終于決定告別以前的自己,真正努力一次時,又遇到了雯雨。

    花蕾還未開放就已經凋零,不過也許正是因為童年的種種遭遇,秋美并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擊倒,她沒有迷失本X,她依舊時她自己。

    這一點也是陳歌最欣賞她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完了常孤拍攝的電影,陳歌還沒完全弄清楚雯雨為何會進入那所學校,也不知道左眼為什么會出現在她身上,更不明白雯雨和她哥哥常孤之間又發生過什么事情。但是他心里清楚,所有出場的人物當中,秋美是最無辜的。

    放映廳里出現了一群奇怪的觀眾,比觀眾更奇怪的是這個突然跑到了舞臺上來的活人。

    秋美完好的右眼慢慢睜開,血紅Se的眸子里帶著一絲疑H,對方說的她心里很舒F,但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。

    慢慢扭動脖頸,秋美看向坐在放映廳中間的常孤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覺到了什么,常孤低垂的頭抬了起來,過了許久,他好像終于下了什么決定,輕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眼P眨動,常孤一直緊閉的雙眼慢慢睜開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常孤的左眼和正常人相差不大,只是眼球邊緣有一圈血紅,而他本該正常的右眼看起來卻很嚇人,瞳孔似乎被融化,只能看到滿是裂痕的眼白。

    “我的左眼就是雯雨的左眼,換眼手術沒有成功,這只眼睛僅僅能感受到簡單的Se彩變化,偶爾能看到一些普通人不可能看到的東西。”常孤在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盯著屏幕前的秋美,手術失敗后,左眼保留了一部分能力。

    “我的右眼已經徹底失明,具T原因我也不清楚,可能這就是左眼的詛咒吧?”常孤劇烈的咳嗽了J聲,又重新閉上眼睛,可就是這睜開眼的短短J秒鐘時間,他的左眼已經浸出血淚。

    “看來,我的推測全都是真的。”陳歌仍舊站在舞臺上,他和秋美之間只相隔了J步遠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對,不過現在說這些也沒什么意義了。”常孤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“我可以與你合作,但我要怎么相信你說的那些話?”

    陳歌就怕常孤不松口,對方只要語氣松動,他就有很多辦法能和對方成為朋友。

    取出自己手機,陳歌翻找到了含江當地一些新聞快訊“我沒必要騙你,這些新聞都可以作為證明,如果你還不信,可以自己上搜索關于西郊恐怖屋的資料。”

    陳歌態度很誠懇,但是常孤卻有些無法接受,一個翻出當地法事快訊來證明自己的人,注定不會簡單。

    與對方合作,說不定就是與虎謀P,或許在下一刻自己就會被吃掉。

    &nbt;

    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听牌技巧 辉煌棋牌游戏在线 中国彩票网 四川金7乐开奖大小走势 娱乐场网站 什么是足球即时比分 股民是通过股票涨钱转卖股票赚钱 南粤36选7每天都开奖吗 澳洲幸运5开奖网站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 2014香港赛马会官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