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牌技巧|成都麻将听牌技巧
新書網 > 校園都市 > 我有一座恐怖屋 > 第882章 命運是什么顏色
    懸掛在鬼校上方的血色眼珠從中間裂開,化為一面籠罩了整所鬼校的巨大鏡子。



    鏡面是血紅色的,鏡子這邊是門后的血色世界,鏡子那邊是畫家虛構出的東西校區。



    “東西校區只是畫家利用學生們殘存的記憶,構建出來的,當學校意志被重創的時候,他耗費大量心血搭建的東西校區自然也會受到影響。”



    陳歌仰頭看著天空中的鏡子,鏡子那邊坐在實驗樓頂層的女生也做著相同的動作。



    “常雯雨?”



    一個名字在陳歌腦海中劃過,那女生和陳歌想象中的樣子完全不同。



    在常孤拍攝的電影里,常雯雨擁有很多種性格,但大體上是一個安靜可愛的姑娘。



    這應該是常孤心目中常雯雨的樣子,而他這個做哥哥的其實并布了解自己的妹妹,種種原因之下,導致陳歌被誤導。



    真實的常雯雨是個讓人看一眼就不想靠近的女生,她左眼被挖去,只剩下一個漆黑的孔洞,右眼當中仿佛燃燒著火焰,隱藏著一種壓抑到極限的瘋狂,這樣的“人”無論做出什么樣的事情都有可能,世界上根本沒有什么能夠束縛她們,甚至連她們自己都無法控制住自己。



    相比較來說,畫家就是另外一個極端,他一言不發,沉默的像是一片死海。



    就算畫板破碎,就算自己辛辛苦苦構建的東西校區正在崩潰,就算學校意志遭受重創,他的表情自始至終都沒有變過。



    畫家和常雯雨是兩個極端,在鬼校意志出現大問題,整所鬼校暴露在血色城市面前時,這兩個人,一個低頭看著自己的畫板,似乎在回憶曾經用這畫板畫過的畫,另一個坐在大樓邊緣仰望鏡子另一邊的天空,像是在欣賞這難得一見的混亂場景。



    “兩個瘋子。”陳歌的目光已經從女生身上移到了那個男生身上,他現在可以肯定,畫家和范郁之間絕對存在某種聯系。



    他們長著完全相同的臉,只是身體稍有不同,范郁可能是因為自卑的原因,一直低著頭,稍有些駝背,畫家看起來則更加普通一點。



    “我親眼見過門外的范郁,還帶著他吃過飯畫過畫,沒想到真會出現這樣的事情。”陳歌的視線無法從畫家身上移開,他實在想不明白,門外的范郁明明還活著,為什么門后的世界也會有一個“范郁”,而且這兩者性格完全不同,能力更是天差地別。



    “真是那個孩子。”老校長也認出了范郁,他臉上除了驚訝外,還有一絲愧疚。



    “校長,你確定范郁在學校被欺負這件事和你無關吧?”陳歌將校長拉到自己身邊。



    “我是暮陽中學的校長,學校里發生的任何事情都和我有關,他被欺負我怎么可能沒有責任?”老校長沒有理解陳歌的話。

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有沒有做什么直接或間接傷害他的事情,比如說他向你求救,但是你因為太忙沒有理會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如果他向我求救,這悲劇就不會發生了。”老校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听牌技巧 新浪体育客户端 银河棋牌官网网址 真人游戏1v1 竟彩 福建快3今天推荐号码 老k棋牌安卓版版 江西老时时彩杀号定胆 河南22选5走势图2元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下载 雷速体育答题测试答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