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牌技巧|成都麻将听牌技巧
新書網 > 校園都市 > 我有一座恐怖屋 > 第886章 你們可以叫我畫家
    鬼校當中的學生倉皇逃竄,可是他們又能逃到哪去?



    躲避只是延緩魂飛魄散的時間,血色城市里的怪物不需要鬼校意志,所有東西對他們來說都是可以吞食的養料。



    鬼校正門撞擊在墻壁上,大門兩邊的高墻被黑色的荊棘壓塌,那男人左腳踏入鬼校,身后的血色濃霧如同一片赤潮。



    “要比預想的容易很多。”



    大霧籠罩了他的身體,只能看見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,他的頭顱緩緩轉動,最后似乎是看向了頭頂的血色鏡面。



    “門后的每一個鬼都在打造地獄,只有你去構建天堂。”男人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嘲笑:“倘若你真的見過天堂,就不會被遺棄在門后了。”



    他抬起腳步,繼續向前,鬼校里沒有任何厲鬼站出來阻攔,無論是那些被鬼校收留的孤魂野鬼,還是鬼校當中誕生的紅衣。



    天空中的鏡面浮現出越來越多的裂痕,鏡中的建筑不斷崩潰,就算有林思思他們幾人支撐也無法改變什么。



    “看來已經沒有再支撐下去的必要了。”畫家站在實驗樓頂層,看著正在崩碎的東西校區,忽然抬起手。



    他的指尖觸摸到了東西校區的天空,那是一面鏡子,一面由無數記憶和意志組成的鏡子。



    “這還不是天堂,這里只是我的一幅畫,一幅還沒有想好取什么名字的畫。”



    指尖穿過鏡面,無數血絲涌向畫家,當他的手指從鏡子另一邊伸出的時候,上面已經沾滿了血污。



    “這幅畫毀了,再畫一幅就好了,我需要一塊新的畫板,還有新的顏料。”身體穿透鏡面,畫家的外衣被徹底染紅。



    東西校區當中的畫家給人的感覺仿佛一片死海,沉默冷靜,走出鏡面的他則帶給人另外一種感覺,很難形容,一舉一動都讓人不愿意靠近。



    畫家離開東西校區之后,天空中的鏡子開始大塊脫落,仿佛下起了血雨。



    “放棄了嗎?”血霧中的人并沒有立刻上前,他仰頭看著鬼校某處,似乎嗅到了什么氣息。



    實驗樓上畫家的身影已經消失,但是空中飄落的每一塊鏡子碎片上都映照出了畫家的身影。



    當第一塊鏡子碎片落在鬼校地面上時,碎片化為無數細密的血絲,畫家的身影出現在教學樓前。



    他獨自一人站在鬼校大樓前的空地上,血霧沖擊著他的身體,黑色的荊棘在四周蔓延,但是他卻沒有像其他厲鬼那樣躲閃。



    “鬼校意志已經分裂,你親手滅掉了自己最后的希望,常雯雨被重創,憑你一個人怎么擋得住一座城?”血霧中的男人停下了腳步:“你完全可以像常雯雨一樣,逃離這個地方,我知道鬼校當中一定還有其他出口。”



    “出口?”畫家的外衣被染紅,血絲在他的身上交織,覆蓋在他的心口:“你站的位置不就是鬼校的出口嗎?”



    鏡子的碎片掉落在畫家身上,劃出一道道血痕,天與地的距離從未像現在這么短,短到中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听牌技巧 淘宝快3玩法技巧 北京pk10计划官网 北京单场单双没进球 极速时时彩 河北福彩快三走势 3d走势图表 福建时时彩软件app福建 申城斗地主最新版本 养多肉不赚钱了 浙江25选5开奖结果